湘盟人物

快速搜索

电子公告

最新信息

湘盟人物

于向真:永不服输的倔强人生——记首批PX吸附剂国产化生产完成背后的故事

文章来源: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2016-03-14      访问次数:700
    2016年1月8日,2015年度“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揭晓,湖南盟员于向真荣获这一至高荣誉。中央统战部、民盟中央纷纷发来贺信,祝贺湖南盟员于向真获得如此殊荣。
    于向真于2002年开始参与由石科院牵头的该项目中芳烃装置核心单元二甲笨分离所用的PX吸附剂的产业化项目。其主持并组织PX吸附剂的吨级工业放化,负责牵头设计、施工和工业化生产,在2004年4个月内完成了1000吨/年规模的产业化装置建设与调试,并一次性生产出合格产品。于向真带领的团队在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的情况下,克服重重困难,成功完成了国内首套PX吸附剂生产装置。PX吸附剂的开发成功,当年使进口的吸附剂由35万元/吨降到18万元/吨,据统计仅2005-2006年就为中石化节约资金2.8亿元。一位芳烃领域的老专家是这样评价该成果的,“没有吸附剂在长岭的工业化成功,就没有国内大芳烃的国产化成功!”

    于向真,如那个年代的许多人一样,生在大山里,喝着湘江水,骨子里根植着湖南农村伢子天生的倔强。“走出大山”是他当时最坚定的理想,为着这个理想,自小到大,他都一直勤奋刻苦、认真努力,二十余寒暑秋冬,从未有过一刻的懈怠。湘南的大山终究锁不住有志者的梦想,柳宗元笔下的秀美河山也终究没能羁绊住少年那颗激荡的心,他最终还是走出了那片大山,循着湘江水,来到了洞庭边。今天的于向真已经是民盟湖南省岳阳市委委员、岳阳市政协委员、中国石化股份有限公司催化剂长岭分公司(国家控股企业)副总经理、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湘潭大学客座教授、岳阳市第五批优秀专家。而由他参与的《高效环保芳烃成套技术开发及应用》项目,更是使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掌握该技术的国家,达到国际领先水平,获得了2015年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2015年国家科技技术进步两个特等奖之一,团队共有几千名化工专家参与,其中有50人列入获奖名单,于向真排名23)。我们民盟湖南省委一行人也由专职副主委胡颖带领,专程来向这位倔强坚持、不甘平庸的教授表示诚挚的祝贺。                   
     2月,虽还是春寒料峭的季节,但似乎天公作美,故意在这一天里放出一轮暖阳,丝丝清风吹拂在脸上,绵柔和煦,碧空万里中点缀着三三两两的云彩,好像被晒得发了福,胖墩墩、懒洋洋的趴在那里不愿动弹。第一眼见到于教授, 1米7的个头、结实甚至略显魁梧的身材、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一身朴素的装束,透出一身质朴,笑起来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只是脸颊太瘦,酒窝也化作了两道细沟,轻轻浅浅、略带腼腆,让我惊讶获得国家最高科技荣誉的教授却是这般平实。
    “感谢领导的信任,给了我全方位的、无条件的支持,工作中才有充分展示的机会;感谢吸附剂团队日夜不辞辛苦的工作,积极主动、毫无怨言。”这位“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的获得者以这两个感谢开始了我们的访谈。
    谈及这次芳烃成套技术开发,于教授的眼睛里闪现出耀耀光芒,整个人都兴奋起来。而让我不曾想到的是,他与这个项目的结缘竟要追溯到十几年前。对二甲苯(PX)是合成聚脂的基本原料,我国自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就开始研究利用石油芳烃生产聚脂的方法。但是,由于当时国家没有掌握混合二甲苯的分离技术,只好采用所谓“吃粗粮”的办法,将混合二甲苯不经分离直接氧化转位制出对二甲酸。七十年代中期,为了加快涤纶发展速度,我国从国外连续引进了大型聚脂装置,对PX的需求量明显增加。特别是加入WTO后,我国聚酯消费需求每年以9%的速度持续增长,从而带动了对二甲苯的需求,每年都需大量进口,2003年表观消费量达到了250.04万吨,创历史最高水平,比2000年增长72.1%,“十五”前3年年均增长率更是高达19.8%。
    对二甲苯一般来源于混合二甲苯,其分离的方法主要是吸附分离法,其中吸附剂是工艺的核心。而我国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引进的一系列石油化工项目中,PX吸附剂是惟一没有实现国产化的。当时国内现有的11 套PX吸附分离装置,总装剂量4400 吨,全部依赖进口。
    2003年11——12月,北京石科院在长岭催化剂厂铂剂车间首次进行了吸附剂成品吨级放大试生产。然而,我们的项目刚一上马,我们的敌手、中国吸附剂市场的主要供应商-----美国UOP公司主动将其吸附剂产品在中国的售价降低近一半, 企图将长岭吸附剂项目扼杀在摇篮里。
    “对手已经出手了,我们怎么办!”于教授一脸严肃、表情坚毅地说道,此时他的神情与初见面时的文人形象完全判如两人。“当时我们所有人只有一个信念,我们绝不能输,一定要让吸附剂实现国产化!我们不能输,也绝不允许输!带着这样一份倔强,我们长岭人历尽了千难万险、克服了重重障碍,终于打赢了这场力量悬殊的战争。”说到这里时,于教授的表情由坚毅慢慢地变为祥和,眼神中流漏出对那段艰苦却快乐的往事的无限追忆,我们一行人的思绪也随着他一起重回到了那段激荡昂扬、刻骨铭心的光辉岁月之中,用心去感受着这份历尽艰辛才争取到的成功所代来的胜利喜悦。

   
战略的胜利
    用于教授的话说,吸附剂项目的胜利,最重要的就是战略的胜利。
    由于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对二甲苯的产能已经严重不足。据海关统计,2002年中国进口对二甲苯达到27.48万吨,2003年进口量达到101.86万吨。针对这种情况,各企业纷纷新建、扩建装置,扩大了对二甲苯的生产规模,但国内吸附剂需求却仍然供不应求。长炼的决策层敏锐地捕捉到了这点,一开始就把吸附剂项目放到了一个战略的高度。2001年,长岭催化剂厂在得悉北京石科院正在进行吸附剂研发的消息后,一方面组织专人,自己进行课题调研、攻关试验,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初步摸索出吸附剂前半部的生产流程;另一方面,又派专人到集团公司总部和北京石科院积极沟通。企业内部更是将这个项目作为企业“加速发展化工催化剂”的战略执行部分,视其为企业向新领域拓展,产品结构由过去炼油催化剂三大系列的平面三角向立体四面体转变的重要环节,经过重重努力,吸附剂项目终于花落长岭。
    而就在中石化集团公司决定将吸附剂项目放在长岭的消息一经公布,美国UOP公司就被迫将其吸附剂售价降低了十几万元,价格下降了近一半。在国产吸附剂成品影子还未见到的时候,中石化就已潜盈上亿元。
    这就是战略的胜利。

    集体的胜利
    而同时,吸附剂项目的胜利,也是集体的胜利。
    2002年,催化剂厂铂剂车间生产重整剂102吨,创造了历史最好水平,当年被称为“重整•加氢年”。然而,正当大家还沉浸在过去的喜悦中时,铂剂车间却在全车间上下展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形势教育。4月9日,长岭重整剂的传统对手,中石油的抚顺催化剂厂与UOP签订了引进催化剂先进生产线的合同,总投资2.5亿元。 “对手进步了,我们怎么办!”大家猛然间感觉到危机竟如此真切,近的几乎伸手之间便可触摸得到。同志们一致提出了“宁要项目,不争奖金”的口号,从车间干部到普通职工,没有一个提困难、讲收入,大家只有一个声音,“把吸附剂项目放到铂剂!” 这一时期,是铂剂车间历史上最艰苦的时刻,机器24小时运转、车间温度畸高,有人曾拿温度计在吸附剂装置五楼厂房风扇下站了不到两分钟,刻度表就如火箭发射般的直接窜到了47℃,再加上湿气重,凡是到吸附剂装置的人都戏称上班就是去蒸免费桑拿。由于流汗多,有一天全装置员工竟喝了10桶水,以至于职工开玩笑,这个月的奖金都喝完了。车间甚至考虑是否要建议长辰公司水厂给水桶里加点盐以防中暑。
    在克服了数不清的不眠不休的加班、烈日灼身的炙烤、苛责沉重的指标和随时变化的工况等各种困难之后,我们最终赢得了胜利。“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长岭人紧紧团结在一起以“笑看人生”的大无畏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历经重重考验、克服重重困难,最终取得了“笑傲江湖”的成绩。它是长岭人的胜利,也是集体主义的胜利。
    这就是集体的胜利。

    精神的胜利
    最后,吸附剂项目的胜利,也是一种精神的胜利。
    在吸附剂研发的日子里,我们可以时刻感受到精神力量竟是如此的强大,长岭人当年创业时的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场景此时又如此真实而清晰地展现在每个人面前,我们尽可以为此而自豪。铂剂车间副主任谢庚华从4月份吸附剂项目开工到8月中旬,没有休过一天假,发高烧,重感冒,仍坚持到现场;技术员舒利平从4月中旬进装置后,基本没有休过礼拜天,“五一”7天长假(节假假期修改前“五一”假期为7天),她有六天是在岗位上吃盒饭度过的;7月28日,原计划离吸附剂出厂仅剩3天,可有近百桶成品需要改包装,技术发展部享受特岗特薪的高级工程师许德坤与其他技术人员一起连续3天从早上8点战到晚上12点,硬是完成了平时民工需要6天才能干完的活,衣服没有一根干纱,事后还意外发现竟然成功“减肥”15斤……“唯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这一个又一个鲜活感人的事例,铸起的是长岭精神的不朽丰碑!
    这是就精神的胜利。

    最后,在我们问到吸附剂项目的胜利对于科技创新的今天有什么借鉴意义时,于向真教授说:“长岭吸附剂项目的胜利只是一个夺取小阵地的胜利,催化剂人任重道远,在提倡‘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今天,我们与国外大公司的较量才刚刚拉开序幕,前路必然坎坷,但我坚信,胜利永远属于准备充分而且渴望胜利的人们,这应该成为每一个催化剂人的座右铭。”他说这句话时,声音中透着坚定、目光中写满倔强与坚毅。这便是于向真,倔强,永不服输!(撰稿  杨文利)